雲彩見證‎ > ‎

生命見證



一個小女子研究所的奇幻漂流

蓉姊妹

受到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2009年五月,先生和我帶著老大搬到租金相對便宜的新店郊區,除了空氣清新,所有生活機都不能跟之前住處相比。同年九月,我研究所復學,先生也開始了他EMBA的學業,之後有一年的時間,週間有一天我得先把老大從新店帶去石牌娘家放著,自己再搭捷運轉公車去三峽上課,上完課再循原路線到石牌領孩子先生則是週五晚上和週六白天要去基隆修課。然後,又因為收入減少而支出增加,家庭經濟也總是透支,常常到了月底我口袋裡只剩下一百塊不到的現金,除了趁機把冰箱清空,必要時我只好帶老大去家樂福刷卡吃飯。雖然是不錯的操練,但是可以想見這種生活下,夫妻關係有多糟糕!而且因為我當時已經因為育兒把休學年限都用完了,希望先生可以暫時休學來讓我先完成學業他卻不肯,所以有很多抱怨和爭吵,吵架吵得最兇的時候,我們還曾經彼此咒詛對方畢不了業還好後來有和好和彼此認錯,不過當時給老大帶來一些不好的影響,想來還是覺得很抱歉。

2010年中,我們轉到活水泉靈糧堂聚會,比較多在地肢體的支持,也漸漸能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了,而且我研究所的課更是好不容易修完,要準備全力衝刺論文,這時卻意外懷了老二,懷孕意味著不能太累、不能熬夜,然後如果不能在九個月內完成論文的話,可能就真的畢不了業了...照常理說我應該會很沮喪,但是我心裡卻有極大的平安,並且相信上帝既然讓我懷了這個孩子,必保守我順利畢業。

雖然如此,寫作論文的過程還是很難熬的,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要帶小孩和做家事,一週只有一個下午左右,可以把老大託給娘家照顧,我好準備論文。說實在的,我常常這週在寫論文時,要先花一些時間想一想上週到底寫了什麼?感覺就像在走一條看不見終點的路。別忘了,我還要定期產檢,而馬偕醫院的婦產科是有口皆碑,候診時間也是出了名的久,我到現在還記得一邊候診、一邊用筆電打論文的畫面。這個過程當然很磨我的急性子和完美主義,從小到大升學一帆風順的我,只能緊緊抓住主,無法倚靠自己的聰明。

上帝在這時除了指導教授和娘家媽媽,還派了許多天使來幫助我,像是雯然、金玫姐和以斯帖小組的姐妹,都被我麻煩過。在論文寫作後期,我訪談的人高達11個,也都能很順利約到與進行訪談。更神奇的是,要進入2011年時,我靈修讀到約珥書223-27節,又在一月份的經文月曆上看到幾乎一模一樣卻是不同出處的經文,就是申命記1114-15節,當下我知道是神要充分供應我們家的經濟。果不其然,那年四月先生的公司發了很多獎金,讓我在家用之外還有餘可以請人幫忙打逐字稿,使我能順利在生產前完成論文。2011420日,我挺著大肚子進行論文口試,三位男性口試委員聽我報告完幾乎沒什麼意見,大概是怕太刺激我,會引發子宮收縮,哈哈兩週後,老二就出生了。

老二出生後,我又花了些時間修改,這次比較多麻煩到我婆婆幫忙帶小孩,然後在20119月辦理離校手續。此時距離我2005年研究所入學已經有六年之久了,ㄧ般文科碩士班平均是二到四年可以畢業,我都開玩笑說自己把碩士班當博士班在讀。

神的供應還沒結束呢,論文完成後我打探優秀論文獎的徵稿,因為現在臺灣碩士如過江之鯽,如果能拿獎會比較有利於將來就業;不過我當時不確定何時才會重返職場,比較在意的其實是獎金,做媽媽是很實際的嘛,而且先生公司又開始沒獎金了。後來我投了臺灣社會福利學會,沒想到對方退我稿,理由是有評選委員覺得我的論文雖然寫得不錯,但該學會徵稿範圍大,我未必能勝出,不如改投另一個學會;重點是,那個學會辦的徵文一樣有獎金,所以我便欣然答應,也如願在2012年拿到獎和獎金,真是哈利路亞

20052012年,大家看到我從一個三十拉警報的單身基督徒,到為人妻,然後離開職場變成全職媽媽,還可以拿到碩士學位,都覺得很我很厲害,只有了解這過程的人知道一切全是上帝的帶領,上帝才是最厲害的!

 

Comments